云顶集团4118.com > 历史人物 > 朱洪武为啥立明让帝为皇世子

历史人物

朱洪武为啥立明让帝为皇世子

第一,朱元璋很信任自己的儿子们。

大明王朝建立之后,朱元璋开始“兔死狗烹”,大杀开国功臣。因为,他怕这些随他打江山的“功高盖主”,威胁到朱家的统治。而对自己的儿子们却大加封赏,一共封了24个儿子和一个孙子为王。其中,实力较大的为:代王、宁王、燕王、谷王、秦王、晋王、庆王、辽王、肃王。并将这九大藩王安排到边疆去戍边。其意图很明显,就是用朱家人来保卫朱家的江山。

燕王朱棣便被分封到了北京,抵御蒙古人的侵略。

图片 1

图片 2
刚看完 ,监察御史叶希贤马上递上第二幅,这一幅六字是:自僧而治第二。画的是一位僧人的背影,僧人后脑有小块凹陷,消瘦的背上负了一个包袱,手拄一支竹杖,攀行在山间石阶上,卷起的裤管下,露出右小腿肚上一点鲜红…… 朱允炆知道这画的就是他自己——他头型不好曾被祖父嫌弃,他的右小腿上自幼就有一颗红色痦子。 再看左边的注释:朕之嫡孙允炆,宽厚有余而威严不足,内难服众王,外难慑强番,必遗祸子孙也,朕四子棣,威毅果断,聪敏超群,足堪君临天下,然众臣诸王,亦皆不服,朕唯有令叔侄一战 ,胜者则天下莫敢不服耶。 应天城破时,允炆不须慌乱,当与杨应能、叶希贤就地剃度,化名应文、应能、应贤,趁火起时率二人从鬼门出,然后从水关御沟而行,薄暮会于城西,再一路向西南,抵滇后,当可获故人庇佑,余生无忧也。 箱中有祖传玉璋一只,留予应文为念,望一心向佛、悠游天下,亦自在哉! 天哪,原来这三四年的战争,只是未卜先知的爷爷,为了替叔叔朱棣树立天威而刻意安排的,自己只是连接两个时代的一座桥。他又取过那只玉璋,痴痴看着上面的“奉天承运”四个字,心中不由百感交集,转头看时,杨应能、叶希贤早已义无反顾的在剃度了,也就不再犹豫,褪下冠冕,解开头发,让翰林院编修程济给自己也剃度了。 片刻之后,君臣三人已经成了三位世外之人,应文也不再去看那其他两幅卷轴,只留下玉璋和自己那一幅, 其余三幅收入铁箱,依旧取锁锁了,令太监送与城外的朱棣。 这时忽有人入报,宫外起火,应文双手合十,默念法号数声,吩咐众人四散逃命去罢,自己则只带了 应能、应贤二人及少量金银也逃出宫去了。 马皇后及几位嫔妃不愿意走,竟投火自尽了。 火势越来越大,应文、应能、应贤三人出了鬼门(所谓鬼门,在太平门内,是内城的一道矮门,只能容一人出入,外通水道。),见门外刚好有一艘小船,船上有一位道士,对众人道:“昨晚梦见高皇帝,命我至此等候。”,于是三人乘船而去。 这道士自然是朱元璋生前便安排好的,那送情报给朱棣以及在宫里放火的人,说不定也是他。 应文等三人本是君臣,现如今以师兄弟相称,出了京城,一路向西,边游边走,倒也没有遇到大的阻碍。 次年八月,三人到达云南——此地当时由与应文自幼友善的黔国公沐晟镇守。沐晟把他们安置在风景秀丽,人烟稀少的武定狮子山,并在山上建了一座寺庙,取名“正觉寺”,供他们居住。清朝时改名为正续寺。 在出逃的三十八年,应文往来于滇蜀黔桂粤之间,足迹遍布狮子山、白云山、高峰山、飞虹山……却再未到过烂柯山,朱棣也终其一生都没有找到他。 直到明正统五年(公元1440年)为了救被骗子杨行祥牵连充军的几十个和尚,应文才不得已透露了自己建文帝的真实身份。 钦差大臣不敢怠慢,马上向正统皇帝汇报,正统皇帝于是将应文秘密迎入大内,让曾经伺候过他的老太监验明正身后,供养在宫里,宫里人都尊称为他为“老佛”。进宫后的第二年——明正统五年(公元1440年)年底,“老佛”就圆寂了,享年六十四岁, 正统皇帝命将其葬于北京西山,不封不树,碑文只刻“天下大法师之墓”,建文帝也就成为了明16帝中没有葬在13陵中的一位。

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皇太子朱标病死,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由于自幼就熟读儒家经书,所以平日亲近之人也多是一些理想主义者,性情也同他父亲朱标一样温文尔雅,宽大仁厚。
图片 3

继承堂哥明武宗朱厚照皇位的,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朱厚熜(公元1521年-1566年在位),年号嘉靖,后世称嘉靖皇帝,他由于好奇打开过铁箱,对于先祖的未卜先知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惜走错了方向,把此异能归为神道,从此痴迷于修炼丹药,求仙问道,慢慢心理变态,虽然在"壬寅宫变"里没被宫女们勒死,最终还是死于丹药过量。临死前才幡然悔悟,无奈地将卷轴锁入铁箱。

第二,朱元璋相信藩王并没有实力对抗中央政府。

虽然,藩王有权拥有自己的护卫,但数量并不多。一般的藩王,护卫数量少则几千,多则万把人。即便是像晋王和燕王这样势力大的,也不过十余万人。

据史料记载,靖康之难时,南京中央政府的常备兵力为朱棣的三倍之多。

还有就是明朝第十五位皇帝,明熹宗天启皇帝朱由校(1620年—1627年在位),这位工程师皇帝打开铁箱,根据卷轴屈指一算,大明江山已经危在旦夕,内心之惶恐可想而知。可惜他也只是走对了一半方向,他多次向葡萄牙在澳门的铸造厂购买红衣大炮,更在宁远大捷之后想方设法要设计出威力更加巨大的火炮类武器。 可是当时的科技水平实在有限,实验过程又缺乏安全措施,于是造成了明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5月30日的皇家火药厂局——王恭厂大爆炸,该爆炸引爆了贮存在那里的约一千吨火药,正在工作的数百匠人和周边上万无辜群众瞬间殒命,连附近两吨多重的石狮子都被冲击波推移百步。由于头天加班太晚,而没有准时上班的朱总工程师虽然幸免于难,但却也吓得不轻,只得也把卷轴锁回铁箱,并于次年英年早逝。

第三,爱屋及乌。

朱标是朱元璋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于至正十五年(1355年),当时朱元璋正在攻打集庆(南京)。朱标从小就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与朱元璋感情极其深厚。朱元璋也对朱标寄予厚望,视其为自己的继承人。

洪武元年(1368年),朱标被立为太子。来看看当时太子的老师名单:李善长、徐达、常遇春,真是整容强大。不但如此,从洪武十年(1377年)开始,朱元璋便将很多军国大事交由朱标处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朱标毫无疑问会是大明王朝的第二任帝王。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太子朱标病死。这对年近古稀的朱元璋来说是极大的打击,从此他将对朱标的爱转到了朱允炆身上。不仅立朱允炆为皇太子,而且细心教导其成为帝国的统治者。再者,朱允炆从小聪明好学,极其孝顺,很讨朱元璋喜爱。不仅在朱标病重时,尽心伺候,而且还亲自伺候朱元璋直到朱元璋离开这个世界。因此,在朱元璋心目中,朱允炆虽不及朱标,但也是很合适的皇位继承者。

图片 4

接下来,我再来回答第二个问题,朱元璋不怕朱标造反吗?

在朱元璋心里根本不怕朱棣造反。

尽管有朱元璋的遗诏,不许诸王“入临、会葬”,但燕王朱棣仍直奔京城应天(今江苏南京),朱允炆闻讯后,立刻派人持敕,令朱棣返回北平(今北京)。对此朱棣十分不悦,其实这遗诏可以说是救了他,朱允炆也因此错失了对付朱棣的最佳时机。 这时候,镇守北部边疆的诸王已有很大的权势,朱允炆对这些雄心勃勃的皇叔们忧心忡忡。尤其是最年长而且又雄才大略的燕王朱棣,更是十分忌惮。

对于军事才能比起朱元璋也毫不逊色的永乐大帝朱棣来说 ,两百年之后的事情,他自然管不了,但是五十年后,算下来还是自己的孙辈在做皇帝,怎么能就当了俘虏呢?不行,必须先下手为强! 于是朱棣以追讨华夏传国玉玺为名,一共五次北伐蒙古,而且其中有四次是亲征,最后一次竟死在了回师途中的榆木川( 今内蒙古乌珠穆沁)。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几次北伐打得蒙古最强大的鞑靼部龟缩一隅,却让相对弱小的瓦剌部乘机崛起。而朱棣的重孙朱祁镇还是做了瓦剌的俘虏。 明永乐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朱棣去世,庙号“太宗”,谥号“体天弘道高明广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在明嘉靖十七年(公元1538年),由明世宗朱厚熜改庙号为“成祖”,谥号“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

其实老祖宗朱元璋还是替他留了个应急方案的:明朝禁卫军自洪武年间就有个惯例,在西华门设马厮和兵器库,常年备有一定数量的快马、宝刀、强驽,手銃。朱棣迁都后也依然承袭父制,而且朱棣甚至在南京还留有一套完整的政府部门。但是大明王朝的覆灭犹如摧枯拉朽,崇祯皇帝最终失去了实施这些逃跑方案的机会。 北京城破之后,那铁箱被逃出的宫人所获,经数年辗转,又回到朱明皇室后人手中,后人开启来看,看到是三副绘图卷轴。那最后一副:绘图中人模样,身穿短衣,光着左脚,以头发覆面悬在空中,与传说中上吊后的崇祯帝的情况并没有太大区别。
图片 5

图片 6
再说那朱棣, 命令自己的大军退守龙江驿, 本人则犹犹豫豫的在金川门外扎下营寨。如今已是胜券在握,如何安置那书呆子气的皇帝侄儿却成了大问题——要公然夺位,毕竟还是有些不妥。正在朱棣内心天人交战间,却忽然有人来报,宫中起火!朱棣不由大惊失色,马上命人入城救火。 这时刚好太监送铁箱到,朱棣也来不及看了,先救火才是。火救灭后,虽然找到数具尸体,但都已经烧的面目全非,不可辨认了。 朱棣只得令人打开铁箱,马上看到了剩下的那三幅卷轴,见缺了一幅,自然心中怀疑,遂亲自审问那些来不及逃跑的官员,终于有一个扛不住鞭子的官员招了,说出了朱允炆剃度出走之事。

第二,嫡长子继承制。

从周朝开始,中国的古代帝王就有王位有嫡长子继承的制度,目的是为了防止子孙在皇位继承问题上发生纷争,从而削弱国家实力。朱元璋在明朝建立初期就立大儿子朱标为太子,也是为了能给后世子孙定个规矩。

另外,朱允炆并不是朱标的长子,而长子朱雄英八岁时便夭折,因此朱元璋视朱允炆为嫡长孙。

又过了十七年,明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 三月十七日,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围攻京城。十八日晚,天启皇帝的弟弟,明朝第十六位皇帝——崇祯帝无比悲愤地咬破手指,奋力留下血书遗诏:“朕自登基十七年,虽朕薄德匪躬,上干天怒,然皆诸臣误朕,致逆贼直逼京师。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随后在绝望中登上煤山(也称万寿山,今北京景山),在一株老槐树下自缢身亡,时年35岁。贴身太监王承恩对着崇祯遗体行了三拜九叩的臣子之礼后,也以身殉国,吊死在老槐树旁边的海棠树上。

朱允炆命一众大臣把那铁箱从奉先殿找了出来,这铁箱是木制的,表皮全用铁皮包裹,用两把铁锁锁着,再看铁锁,锁眼里也灌满了铁汁,无法打开。 朱允炆连忙叫人用斧锤砸开,只见里面装着一只玉璋、四幅卷轴、三张度牒(和尚工作证),分别写着应文、应能、应贤三个名字,另外还有僧衣,僧帽,僧鞋各三套,剃刀一把。 众人七手八脚打开卷轴,原来是四幅横幅画,画工差强人意,但画得非常细致。 每卷右首都写有六个行书大字,左端也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那些字遒劲有力,率真流畅,字体深沉,章法不囿陈规,全然不似大书法家刘基的结字严谨、点画清朗、清秀优雅,筋骨内含。

首先感谢猴哥邀请,上面这个问题我分两个部分来回答。

回答:

首先,朱元璋为何立朱允炆为太子?

图片 7
朱棣这才明白,侄儿已将皇位让给了自己,但尽管如此,朱棣还是不能彻底放心,因为就目前的客观情况来看,建文帝只要不死,对自己始终是个威胁,长江以南许多地方依然效忠建文帝,中都凤阳有忠于建文帝的孙岳镇守;背后的山东还在铁铉掌握中;淮安有托孤大臣梅殷“拥兵淮上”;云贵地区的黔国公沐英之子沐晟也未臣服。 当然,此事他是万万不能对天下明说的,他只好一面宣布建文帝已自焚而死,废除建文年号,准备登基,一面派人去寻找已经出家的朱允炆,并在南京兴建“大报恩寺”以待 ,希望能报答朱允炆的让位大恩。

根据野史记载,当初大内奉先殿(奉先殿乃是大明皇室供奉祖先牌位的宫殿,相当于皇室的家庙,南京、北京都建有。)中有一间密室,看管的十分严密,专门保管各种皇家密宝,相传其中有诚意伯刘伯温所藏的铁箱在内,说没有重大变故不能随意开启。而朱由检从继位就一直处在内有奸佞魏忠贤“夫妇”,外有强敌努尔哈赤的焦头烂额状态,以及更加致命的腐败吏治、自然灾害和农民起义,他到死也没有想起来打开铁箱看看。

第一,朱允炆并没有被立为太子,而是皇太孙。

朱允炆为懿文太子朱标的第二个儿子,洪武十五年(1392年),太子朱标病死,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

朱元璋驾崩几天后,朱允炆于明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6月30日在南京即位,时年21岁。他定下一年为建文元年,并尊封他的母亲——已故王妃吕氏为皇太后。

问题:朱元璋为何立朱允炆为太子,不怕朱棣造反吗?

回答:

到后来,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年),朱棣果然迁都北平,改为北京,又将那箱子一并带往北京,并仍然藏入奉先殿密室。

第四幅, 左首六字:至缢而休第四,画的是一人身穿内衣,光着左脚,披头散发自缢在一棵树上。注释为:我朱氏帝业,共得天眷二百七十六年,自古以来,一姓天下,终有完结之时,此天命难违,不可抗也。

第三,朱元璋给朱允炆留下了看似强大的班底。

这个班底中最重要的三个人是:方孝孺、齐泰和黄子澄。这三个人其实都很厉害,都是饱读诗书之人,都有远大的理想。

其实这第三点,我不想多说。因为,恰恰是这个第三点成为朱允炆失败的主要原因,虽然从朱元璋的角度来说,这确实是个朱允炆不惧怕任何藩王的理由之一。

三个书生,三个书呆子,误国啊。。。

以上就是平原君的回答,小伙伴们觉得我回答的全面吗?如有遗漏,请在下方留言哦。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回答:

谢猴哥经常邀请!朱允文是朱标之子,朱元璋先立朱标为太子。朱标极有才能,品行端正。老四朱棣爱耍心眼,从小诡计多端,心术不正,朱元璋不喜欢朱棣。但朱标好人不长寿,年轻去世,朱元璋十分悲伤。其孙朱允文品行相当好,仁慈,善良,非常孝顺长辈,这是老朱最喜欢的。朱元璋选就选品德好的继承皇位,最后选中其孙朱允文。

众所周知,朱元璋是有手段的,而且极其毒辣,他看中的,任何人不能反对。朱棣深知父亲的厉害,根本不敢有半句怨言,敢怒不敢言。有次朱棣说了怨言,朱元璋马上心生杀机,准备干掉老四,但北平急报,边界有叛乱,老朱才没有杀朱棣,自那以后,朱棣万分谨慎!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回答:

朱元璋立皇太孙朱允炆为继承人,一方面是为了确立皇位嫡长子继承制的制度。朱棣虽然有一定才华但毕竟不符合嫡长子继承制的制度。如果皇位传给了朱棣,那么朱元璋的其他儿子和朱允炆肯定不服,日后必定会生动乱。
图片 11

春秋时期宋国就爆发过五世之乱原因就是王位继承上不符合嫡长子继承制而造成的,在这一点上我想朱元璋肯定会考虑到。

另一方面当时朱标去世时朱允炆已经有15岁了,已经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朱元璋可以把自己的治国经验和驭下之道言传身教给朱允炆,把朱允炆培养成一名合格的储君。
图片 12

其次就是朱允炆的性格像他的父亲朱标仁和谦厚,让他当皇帝可以弥补自己晚年吏治过苛所带来的影响。而朱棣的性格则像朱元璋勇武刚强心如铁石。朱元璋当时还留有蓝玉这一员猛将给他,对付朱棣绰绰有余。

而朱元璋的内心深处是不愿相信这些藩王们会造反的,因为在他心里这些个藩王们都是辅佐天子镇守地方的人,这就是他们的责任和宿命。他从心里就抵制藩王们日后会造反的这种想法。

最后一点就是朱棣自己了,这位野心家深知自己的父亲朱元璋有多厉害,如果自己敢和侄子朱允炆去争皇位一但落败,父亲肯定会除掉自己用来扫平朱允炆登基的障碍。所以自己在想当这个皇帝也要压在心里,表现出一副对这个皇位不感兴趣的样子。
图片 13

所以综上所述这几点原因应该就是朱元璋为什么立朱允炆为皇太孙而不立能力最强最像自己的老四朱棣为太子的主要原因了。不知道大家还知道有什么原因可以补充的了?

回答:

谢邀

首先要纠正题主的一个错误!朱标死后,朱元璋立朱允炆为皇太孙,并不是太子。那么为什么朱元璋不怕朱棣等皇子造反呢?我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
图片 14

1,封建社会的嫡长子继承制。当年朱标身为嫡长子,在建国后自然而然就成为大明的太子,虽然朱标没有等到登基的那一天,但朱元璋早就把他看作是大明未来的皇帝,而朱允炆身为朱标的嫡长子,也最有资格接任朱标成为大明皇帝,所以按照嫡长子继承制这一皇位继承的法则,朱允炆登基也是合乎礼制的,所以即便是立朱允炆在朱棣等人心中会引起不满,但也绝对不会引起这些人的谋逆之心!

2,朱标在兄弟中的威望。朱标身为长子,对其他的弟弟都很好,据记载,有时候朱元璋责罚弟弟们的时候,朱标时常会出面为弟弟们求情,在包括朱棣在内的兄弟们心中,朱标的威望很高,而朱标本身性情宽厚,也很宠爱这些弟弟,所以他们的兄弟之情很深,这些朱元璋也都是知道的,因而他才放心的立朱允炆为皇太孙,他相信基于朱标当年对他们的好,朱棣等人日后一定会尽心辅佐朱允炆的。
图片 15

3,朱元璋对朱棣等藩王的器重。朱元璋对朱棣等人很器重,当年明朝建国后,朱元璋包括开国功臣在内谁都不相信,就相信自己家的孩子,所以他大肆分封自己的儿子们到各地就蕃,为大明朝镇守四方,保卫老朱家的江山,其中以朱棣,朱权等镇守北方边疆的“九大塞王”实力最强!所以朱元璋对朱棣等人是极度信任与重用的,他到死都不会相信藩王会作乱。

4,朱允炆的性格。朱允炆继承了他父亲的性格特点,非常的仁孝宽厚,朱元璋知道,大明在经过他几十年的高压统治下急需朱允炆这样的君王来施行仁政,缓和国内的紧张氛围,因为朱棣等塞王久经沙场,性格方面或多或少都有些残暴,所以只有朱允炆最适合,而且朱允炆登基后,以他的性格也一定会和他的叔叔们和平相处,朱元璋相信,他死后,大明江山会在朱允炆和他的儿子们共同治理下,更加繁荣昌盛的。
图片 16

可惜朱元璋到死都不会想到,由于朱允炆削藩太过急于求成,最终还是被朱棣造了反。

回答:

老朱比较喜欢大儿子朱标,长子(嫡长子)嘛,可以理解(一般老爹都会喜欢大儿子多一些),结果朱标死的早,自然爱屋及乌的喜欢大孙子(嫡长孙),再加上朱允炆听话懂事学习好,孝顺安静不惹事,十足一个三好学生的样子;再看朱棣,打架惹事臭流氓,完全就是个混世学渣的作派。老朱考虑是对的,让三好学生搞管理(让三好生管理各个学霸大臣),让学渣去边关对付蒙古(让学渣流氓对付强盗)。从表面上看这样的安排老朱绝对没有失误。但老朱忘了一点就是,他活着的时候没问题,他一死,一分家,这可就是一个个小家庭了,每个小家庭都有自己的小想法了。第一个有想法的人还真不是学渣朱棣,朱棣虽然不大服气三好学生的侄子,更不满老朱的做法,但他前期基本上已经认命了(心中的不满都发泄在对付蒙古强盗身上了,学渣流氓抓住强盗往死里打)。本来这样维持下去,老朱家至少在这一代不该内讧。可是没想到三好学生可能是学习太刻苦,中暑了,脑袋一晕听了几个酸儒的话,晕头晕脑的在位置未稳时就开始削藩了。本来学渣朱棣就对你朱允炆当班长不满,你还没事招惹他。于是学渣用拳头教会了三好学生一个道理:没事别惹臭流氓!

回答:

不怕

可能压根没想过

老朱在确定接班人这件事情上其实花了不少功夫。

首先考虑的是长子朱标。

就封建正统性而言,这毫无疑问

朱标也没有让朱元璋失望,朱标宽厚仁爱,朱元璋晚年残暴的时候,朱标苦苦劝谏,挽回了不知道多少人命。朝廷上下也都很喜欢朱标,并且这样一个老好人的性格。确实是适合做第二任皇帝的。朱棣在治国这方面,无论是经验还是才能都比不上朱标。朱棣还在北平骑马射鸟的时候,朱标已经辅政多年,有几十年的从政经验。

说朱棣比朱标强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态。不懂

最关键的是,朱元璋还留了蓝玉给朱标。蓝玉这货有多猛?熟悉明史的都知道,打10个朱棣不成问题。

蓝玉和朱标关系很铁,而且,蓝玉很讨厌朱棣。

所以朱标死了。蓝玉也要死。不死朱允炆压不住这货

至于怕朱棣造不造反。可能朱元璋根本没考虑,因为在他眼里朱棣没这个想法也没这个本事。

很多人都对朱棣过誉了。

硬要评价,朱棣军队的实力大概相当于陈友谅的二流部队。

回答:

实际上,朱元璋晚年时已经对朱棣颇为忌惮了。朱棣在北方手握重兵,燕京与应天府相距甚近,朱元璋根本不愿意把他召回皇城。且不说一旦朱棣进城会不会明里暗里逼朱元璋让位,就说朝廷大臣们看风向然后一边倒地巴结朱棣也是朱元璋受不了的。毕竟老朱的疑心也没几个人比得了。我倒觉得他是想替朱允炆削一削朱棣风头,好让孙子坐稳皇帝位子的,可惜没能做到。加上朱允炆即位后也是很不懂为君之道,上来就想弄掉叔叔的兵权,正好给了朱棣借口。

回答:

朱元璋在世时,燕王朱棣表现很驯服,以至于朱元璋根本没有想到他会造反。明朝开国时是皇权与官僚相互制衡的,因此才有了朱元璋大开杀戒,但根本上,官僚势力无法阻挡,因此朱允炆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官僚势力保护的正统,其他皇子皇孙挑事难度极大,理论上是不能成功的。事实上,朱允炆当皇帝时,朱棣起兵多次,被打败了多次,全都是因为朱允炆仁慈才保全了性命。朱棣所以能成功,根本上是朱允炆仁慈和拱手相让,这才是朱元璋做梦也没想到的。

回答:

这方面正史和野史都有记载,是说朱元璋认为天下都是姓朱的为王为帝,自然高枕无忧。另外,他认为文臣武将大多是自己安排的,建文帝统治天下是无人造反的。我只补充一点,他太健忘了,他杀了那么多的功臣名将,全国将士怎么可能都忠于他的继承者建文帝呢?他的滥杀无辜,猜忌成性早就埋下了祸根,他是担心朱棣造反,但是没有办法了。

图片 17
我觉得会不会是这样的,朱元璋出于不知道的原因,已经预感到,在他百年之后,只有朱棣才是最佳人选,但是如果直接传位给朱棣,必然会引起其他藩王的不满——君无戏言!和尚摸得我摸不得。因此只有先传给比较软弱的朱允文,然后再让朱棣自己动手夺得皇位,其他藩王就不敢不服了,而他自己也没有出尔反尔。

今天我们在云南狮子山看到的这些对联,就是写这件事情的。 1、沧桑变太奇,可怜一璋一钵一袈裟,匆匆把君王老了,直到那华发盈头,面目俱非,听夜静钟声,皇觉始归正觉; 黄粱梦已醒,回忆走东走西走南北,处处都荆棘丛生,何如这昙云满地,庄严自在,看潭澄月影,帝心默印禅心。 2、僧为帝,帝亦为僧,数十载衣钵相传,正觉依然皇觉旧; 叔负侄,侄不负叔,八千里芒鞋徒步,狮山更比燕山高。

早在元至正二十八年 (公元1368年)2月,朱元璋刚刚登基,就开始为王朝定下传统,立朱允炆的父亲朱标为太子。 朱元璋的目的是为皇位的合法继承树立一个正式的原则,希望以此杜绝将来由于皇位继承问题上的纷争导致的国家四分五裂。

图片 18

图片 19
他连忙看那第一幅,横幅右首竖书六字:自僧而兴第一。画的是一位少年行脚僧人,托钵化缘的情形。僧人面长,大口而环目,下巴前突,却正是朱元璋的自画像。又接着看后面的小字:朕起自寒微,少时曾牧牛于田野,曾行乞于闹市,曾猎食于山林。深知民间之疾苦,后应天命, 率众南北征讨一十五载,年四十而登至尊之位,自知千秋万世,乃痴人说梦,汉唐盛世,终有尽时。顺天者,天必恤之,爱民者,民必爱之,切记切记。

朱棣对外宣布,将 朱允炆以帝王之礼葬之 ,并追谥为孝愍皇帝,庙号神宗,壬午以后此谥不行。至南明弘光元年(公元1645年),改庙号惠宗,谥号为“嗣天章道诚懿渊功观文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一个“让”字,也可以算是大明王朝对朱允炆的一种最终肯定。

余下两幅卷轴的内容如下。 第三幅,左首六字:至俘而平第三,画的是一位年轻帝王,立在土丘之上,被几个手执兵器的番兵,团团围住,无法脱身,眼看就要当了俘虏。左端注释为:北元胡虏,狡诈凶残,亡我中华之心不死,子孙当常屯兵北疆以备之,朕归天五十余年后, 朕之后世子孙继大统者,如亲征失败,被擒,众臣可择其弟兄子嗣中较年长者立之,方可破敌投鼠忌器之奸计也。

后来,在三大殿大火中逃过一劫的铁箱还被一位太后、两位皇帝打开过。他们分别是明英宗的母亲孝恭孙太后、嘉靖皇帝和天启皇帝。 明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 “土木堡之变”后,正统皇帝朱祁镇被蒙古瓦剌军俘虏,他的母亲孙太后打开铁箱,在于谦等人的支持下,根据祖训另立郕王朱祁钰为帝,挫败了瓦剌人“挟天子以令天朝”的阴谋。

朱允炆这下算是明白了——这那里是什么诚意伯卷轴,这分明是爷爷留给他的救命稻草。

但是朱标在许多方面都不像他的父亲:他性情温和而有教养,完全没有朱元璋的阴沉残忍。为了防止功臣居功自傲, 也是替朱标治理天下扫除障碍,明朝开国分封公候以上功臣一共有104人,被朱元璋杀死、充军、夺爵的竟然达31人。而适得其反的是,皇太子朱标却认为自己的父亲杀戮太重,屡次上书欠告无果后积郁成疾, 在37岁的盛年就病故了。

图片 20
按照朱元璋自己订下的原则,嫡长子不在则应立嫡长子之嫡长孙,但是朱标大儿子早夭,而朱元璋看到嫡长子次孙朱允炆表现的十分孝顺也很是喜欢,后来立其为皇太孙。

图片 21
在朱棣登基后,又派出胡濴,郑和等人多次在国内外寻找朱允炆,最终未果。 明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七月,朱棣在应天称帝,年号永乐。 作为大明王朝历史上与朱元璋并称为“祖”的明成祖朱棣,雄才大略,励精图治。在看了剩下的三幅卷轴之后,不动声色,依旧锁入铁箱,令人置于奉先殿密室之中。 朱元璋晚年曾对国都的选址不甚满意,曾说“朕经营天下数十年,事事按古就绪。维宫城前昂后洼,形势不称。本欲迁都,今朕年老,精力已倦,又天下初定,不欲劳民。且兴废有数,只得听天。惟愿鉴朕此心,福其子孙。”